金成官的《不要说那是梦想》⑥

心酸历程,感动讨债团伙

2018年04月09日15:24  来源:人民网-韩国频道
 

“首尔艺术殿堂和大田鸡龙台中哪个规模大? 还是做鸡龙台工程吧。”

那时,刚成立三真综合电气建设公司,开始单独接手项目,也承揽了位于瑞草洞的艺术殿堂工程。 老前辈建议我去做鸡龙台项目。 按他的话,光看规模,大田鸡龙台和首尔艺术殿堂工程就不是一个层面的。

从1983年开始,韩国国防部在位于大田市西北方向25公里处的鸡龙山山脚,开展了代号为《6·20计划》,计划建设一个可容纳陆海空三军的新军事基地。 它占地900万坪,模仿美国五角大楼(美国国防部),高八层的五角形建筑物,由地下三层、地上五层构成,还为军人家属提供各种设施。

这个工程干好了将是提升公司实力的良机,而且能参与到国家产业的大项目中,都会激起包括我在内的公司全体员工满满的自豪感。 当时这是一个对外保密工程,所以短期也无法知道建筑的准确用途。 但三真Elex公司满怀自豪感,投入到了项目当中。 我弟弟负责公司总务工作,他为专注于项目,在大田市郊区还租了一套房子,但项目比我们想的还要难。

最大的难点是工程规模和工程款结算方式。 作为一个军用建筑,在占地200万坪要建主楼、水处理厂、宗教及学校建筑,整个工程用途特殊。 而且不仅要布60万米的高压电缆,还要在钢筋建筑里装25万米长的电管,项目规模非常庞大。 此外,工程款并不会直接付款项,采取韩国住房公社和国防部向施工方转让土地的方式,所以项目困难重重。 不仅如此,调整设计后增加的工程款和节节攀升的人工费都未反映到工程款里。 实际上,竣工时的人工费比动工时整整高出了一倍多,而且工地规定每月只允许出入一次,导致技工管理难度加大。

公司自身的准备也不到位,做大型工程的经验严重不足,一味地只想做大型工程。 而且在组织架构和工程管理方面等细节上缺乏管理能力,这些短板积少成多,造成公司效率低下、产能下滑,但因为不能中途放弃项目,我还是决定全力以赴完成项目。

到了1987年夏天,噩耗不断,大雨导致洪涝,让整个工地都淹在了水中,无奈只能拖延工期,反过来造成付款推迟。 人生祸不单行,居然还发生洪涝,根本看不到一丝希望。 我自暴自弃,心灰意冷地回到首尔办公室,看了看其他工地。

有一天,国防部几名军官找上了门。

“金老板,这是国家级项目,再难也要竣工完!”

我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,但没能毅然决然地拒绝掉。

“好!”

想放弃的话都到嘴边了,但我还是接受了他们的意见。 心想:“既然当初满怀着做国家级大项目的自豪感开始的,就要不忘初心,坚定信念。 凡事都要有始有终。”

一次失败,成为心中永远的痛

我又一次回到了工地,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重建工程,连续六个月吃睡都在工地,亲自指挥现场,但情况却每况愈下。 情况最糟糕的是在1988年8月,连现场监督员也直言不讳地说道:“给你打两个月的工程款,赶紧脱手走人吧。”

当时,公司被鸡龙台项目拖累而面临着倒闭危机,如同拿掉氧气呼吸器就会马上死掉的危重病人。 但我不能不负责地拍屁股走人,毕竟我是老板,底下有跟我的员工,也不能关掉公司,放弃一生的目标。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调整了心态,凡事努力化繁为简。

“还完债,就能东山再起! 很多企业家曾濒临破产边缘,可他们鼓足勇气坚持,都转危为安,东山再起了。” 我告诉自己:自助者、天助之。 离开大田工地,开车回到了首尔办公室。

第二天一大早去办公室上班,情况比我想的还要严重。 债权人“拳打脚踢”,踢烂了公司的门,包括电话在内的所有办公设备都贴上了红色的查封条。 瞬间眼前一片空白,但我咬着牙抬起了头,看到的是相信、跟随我的员工们,财务部女员工站在角落里哭,其他员工也面如土色,黑得像关了灯的舞台。

“该对他们说些什么呢……”

当然,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依我的性格就是坦率说出目前公司的情况。 我领着惘然失措的员工走出了办公室,在附近茶吧里艰难地打开了话匣子。

“公司已经撑不下去了,很想跟你们说大家一起风雨同舟、同甘共苦,但那条路对大家太痛苦,所以大家还是走自己的人生路,这是最佳的选择。”

心痛如割,但只能听天由命,其中几个员工坚持留了下来,对此我万分感激。 当时,没离开我的员工中的一个人已成为三真Elex的项目现场总监,他作为公司高层,直到现在都和我一起工作。

此后,重振公司的路漫长而又艰辛,我最先跑到鸡龙台项目的工程办公室,他们答应支付2亿韩元,并签署了三份私订工程合同,但离要还的债,支付的工程款少之又少,公司仍面临堆积如山的债务。

我认真整理了债权人清单,共有28个人。 决定先上缴国税、地方税等税款,从小额债务开始还,因为我认为从小额开始还才更合情合理。 并且还可以让债权人看到我努力还债的意志,所以决定从小额开始还债会更为妥当。

列好清单后,为申请缓期缴税,我马不停蹄地跑去江南税务局,迫不及待地冲进税务局局长办公室,因为我觉得如果走正常流程,局长根本不会同意我的要求。

“您有什么事吗?”

局长秘书问道。

“我想申请缓期缴税。”

“这里是局长办公室,请您去柜台办理。”

我深知柜台是不会接纳我的请求,便不依不饶地再三要求见局长。

“真有要事见局长。”

女秘书摆出一脸无奈,正与她不断周旋时,局长走了出来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这人要申请缓期缴税,让他去柜台不去,非要见您。”

“你进来吧。”

局长爽快地邀我进了办公室,一坐下来我就拿出了债券人清单,说道:

“局长,我承揽了鸡龙台工程,是个国家级的大工程,但资金回笼难,快把公司逼到破产边缘了。 所以请求您给我一点时间,让我有时间赚钱交税。 正如这个清单一样,我会第一个上缴税收。”

局长看了下清单,内线呼叫了法人税科长和个税科长。 他们进门后,局长说了下来龙去脉,问道:“最多能缓几个月?”,两位科长回答:“没有滞纳金,最多可缓交九个月。”

我感激涕零,仿佛在幽长黑暗的隧道里吹来了一股清风,虽然现在看不到一点光亮,但看到了走出隧道尽头的希望,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流。

申请完缓期缴税后,我按欠债清单顺序,一一登门拜访了包括耗材供应商在内的所有债权人。

“请再给我点时间,现在虽然只剩躯壳,但我会努力偿还您的债。”

债权人都知道我的为人,有的人爽快答应,有的人诉说自己苦楚,催我尽快还债,但最后都会说“我相信你,金老板。” 一周后,28个债权人中得到了27个人的同意,除了最大债权人清溪川首尔电气外……

不躲躲闪闪,直面困难

我和首尔电气吴老板交情很深,原以为他会顾及多年老交情,帮我一下,但他却板着个脸,冷若冰霜。 不说其他,不断重复“欠债要还”的话,我再怎么求情,他也是无动于衷。 那天,虽然是我自己踏出吴老板办公室的,但有种吃闭门羹的感觉。 最大债主催着赶紧还钱,让我万般无奈。 另一方面又想到自己在吴老板那里的信用,让我很伤心。

三天后,三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找上了门,是吴老板派的。 他们威胁道:“赶紧还钱。”开了这么久公司,在我的人生里,因为钱而受侮辱,那次还是第一次。

他们一整天纠缠着我,死死地跟在我后面,到了晚上直接拉我上了车,走了一会来到了忘忧里公墓。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,竟然和一群面目狰狞的黑帮坐在公墓上! 那时,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危险,脑中翻腾倒海,惶恐不安,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,欲哭无泪,“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呢”。 但我不能放弃,一跌不振。

“我开公司,从都没赖过人家的钱,现在是身无分文,但我一定会还。 你们想,我不工作,怎么还你们的钱?”

讨债团伙的工作就是暴力相加,不择手段让欠债人还钱。 所以我也清楚自己的一番话不会打动他们,但既然开了口就要说完,一五一十地慢慢给他们讲了我的人生路程。 突然,紧张的气氛渐渐缓了下来,他们居然认真倾听着我的故事。 虽说他们是在钱面前六亲不认的暴徒,但他们原来还是有血有肉的人。 听着从小饱受苦难,过五关、斩六将的男人的故事,也扎痛了他们内心最脆弱的地方。 在人鬼共怒的公墓,谈着心酸岁月的故事,让我们互相产生了微妙的共鸣。

“我们走吧”

黑帮头儿用低沉的声线开了口。 凌晨走出公墓后,我们一起去了解酒汤饭馆。 真是奇葩的旅程,先是被要债的人硬拉到忘忧里公墓,后来又和他们来吃解酒汤饭……

我安静地吃完一碗汤。 此时,黑帮头儿突然起身,低下头郑重地向我行了个礼。

“老板非常抱歉,小弟未能认出您的真面目。”

“怎么叫老板了? 能为钱可以不择手段的人,难道开始同情我这个欠债人的处境了?” 慌乱中,我也赶紧起身弯腰,就这样我们紧紧地握住了彼此的手,互相心疼对方的处境。

送走他们后,我转身去找了吴老板,看到他的那一刹那,真想讨个说法,追问道:“为什么派黑帮过来?”,但我深知那都是浮云,便没再追究。 吴老板派了黑帮去要钱,看我毫发未损,让他大吃一惊。 我心平气和地说:

“吴老板,我不是欠债不还的下流人,钱我会还给你的,但你得给点时间。”

吴老板半推半就地答应了我,就这样28名债权人都答应给我时间,从那一刻起,我不分昼夜拼命工作。 以前曾跑到南山试图自杀,后来又转念决定好好活着,比起自杀时的心态,那次我有更坚强的意志和更高涨的勇气,只看着前方狂奔。

三年后的1992年,公司偿还了所有债务,站在了零负债的新起点上。 三真Elex在之后的二十年,取得了零负债和公司发展的两大成果。

开公司做项目时,很多时候都是事与愿违,会尝到失败的苦果。 对我而言,1984年动工的鸡龙台项目就是如此。

有句话说:世界上最可怜的人是破产倒闭的老板。 公司倒闭,赔掉全部家当,周围亲朋好友又投向“那家伙完蛋了”的眼神,都狠狠地扎着我的心,让人痛不欲生。 此外,在同行和合作方那里失去信任,也让人精神颓废,内心极度孤独,而家人和朋友也会用怜悯的眼光看我。 一句话就是饱受风霜、惨不忍睹。

但我并没有屈服于所处的处境。 回首往事,正是因为在童年受尽了苦难,才让我拥有较强的“复原能力”,可以游刃有余地应付很多冲击。 逆境指数亦同处世之道,指数越高就越能战胜极端困难,这绝不是能凭空具备的,而是要在一次次经历困难后才能形成。

艰辛和苦难虽然给我们汗水和眼泪,但也并非坏事。 若能坚持到底克服困难,会是公司发展壮大的重要契机。 此外,在战胜困难的过程中,另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提升自身能力,当然这并不是人人都能实现。 只有不躲闪、直面苦难的人,才能享受到这种特权和成果。

作家简介

金成官

1952年出生于全罗南道灵光郡,毕业于首尔汉阳工业高中,在京畿工业专门大学(现首尔科学技术大学)攻读电气工程专业,并在该大学铁道专门研究生院获得硕士学位和名誉工程学博士学位。

1971年,在首尔市政府任职公务员,后来在东国钢铁株式会社、汉阳株式会社工作。 1980年与合伙人共同成立阳地综合建设公司,之后独立门户,于1984年12月成立韩国三真Elex公司,一直担任总裁一职,可以说他是韩国电气行业成长和发展的见证人。

此外,他还兼任韩国电气会理事长、正道经营推进委员长、工资成本对策委员长、泛电机械发展特别委员长。 同时还历任电气施工行业金融机构——韩国电气共济会理事、国民生活体育全国网式足球联合会会长。

他现在还是第十二任电气施工共济会理事长,在过去四十多年对电气行业发展做出杰出贡献,受到了总统、国务总理、部长等的多个表彰。

本文来源:《领袖世界》 www.leaderpia.com

注:此文属于人民网登载的转载信息,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,仅供参考。

(责编:实习生、赵宇)
博聚网